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廚房 > 正文

滬倫通正式啟動!境外資金要來A股了嗎?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宋杰 | 上海報道

視覺中國_副本

視覺中國

6月17日,滬倫通于倫敦證交所(下稱“倫交所”)正式啟動。

中國證監會和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當日發布了滬倫通聯合公告,原則批準上海證券交易所(下稱“上交所”)和倫交所開展滬倫通。

滬倫通包括東、西兩個業務方向。東向業務是指倫交所上市公司的基礎股票,通過跨境轉換等方式轉換成中國存托憑證(CDR),在上交所掛牌交易;西向業務是指上交所A股上市公司的基礎股票轉換成全球存托憑證(GDR),在倫交所掛牌交易。 

據聯合公告,起步階段,對滬倫通跨境資金將實行總額度管理。其中,東向業務總額度為2500億元人民幣;西向業務總額度為3000億元人民幣。

目前東向業務暫不允許直接融資,僅能以英國現有存量股為基礎發行CDR,上交所A股上市公司則可通過發行GDR直接在英國市場融資。

這意味著,從這天起,英國上市公司將能夠在中國出售股票,這是外國公司首次能夠在中國內地上市。同日,華泰證券發行的滬倫通下首只全球存托憑證(GDR)產品在倫交所掛牌交易。

據英國駐華使館消息,在近1500家在上交所上市的公司中,超過260家公司可能有資格參與滬倫通并在倫敦上市。據估計,到2030年,中國的資產管理規模將超過17萬億美元。而2016年中國的資產管理規模為2.8萬億美元。

滬倫通對A股利好

同濟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副院長阮青松教授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專訪時指出,滬倫通是非常具有創新、有劃時代意義的事件。之前雖然有滬港通、深港通,但都是在中國管轄范圍之內。滬倫通與滬港通、深港通的根本不同是,滬倫通實質是讓海外買家通過存托憑證(DR)間接持有對方市場的股票,滬港通、深港通的投資者是可以直接在兩個市場上購買股票。

阮青松表示,滬倫通其實不涉及資金的流動,滬倫通資金不跨境,只是“標的物”跨境。滬港通、深港通實現的是資金的跨境。“我們需要注意到,滬倫通是可以在本地市場購買對方的產品,而滬港通、深港通是資金流到對方的市場。”

阮青松認為,從中短期影響看,滬倫通會對A股帶來一定利好。滬港通開通時,A股出現了一波上揚,那時市場預期也是一樣的,國際化水平的提高可能令A股受到更多關注,引入外部投資者。滬倫通資金還是在本地,更多還是概念上的影響,所以刺激的效果不如滬港通那么大。

“從長期來看,國際化程度提升會造成A股估值水平逐步與世界進行接軌,A股的估值結構變化會比較明顯,頭部企業、科技企業會受到更多的關注,而原來那些遭受游資炒作,沒有業績支撐的,主要靠講故事忽悠投資者的題材股,反而會越來越邊緣化,遭遇到退市的風險。”阮青松說。

滿足條件的賬戶僅2.1%,但滬倫通深層意義不可小覷

“滬倫通”的參與者也需要達到一定門檻。根據相關規定,個人投資者應當符合申請權限開通前20個交易日證券賬戶及資金賬戶內的資產日均不低于人民幣300萬元、不存在嚴重的不良誠信記錄等條件。

根據上交所的數據,目前持股市值在300萬元以上的賬戶大約有82萬戶,占比僅為2.1%。阮青松以此推算,在滬倫通啟動初期,能夠參與的國內投資者比例不會太高,“但我們還是不可小看深層次的意義”。

業界普遍認為,從中長期看,滬倫通開創中國與國際市場聯通的新模式,對于促進中國資本市場雙向開放,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以及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都有非常深遠的意義。

“引入全球存托憑證再加上A股納入富士羅素指數提速,我們預計將會提高境內市場的深度,進一步引導海外資金對A股的關注度,增加對A股的配置比例,這樣就可以使得我們國家的開放進一步提速,”阮青松說。

此外,在人民幣國際化方面,滬倫通將吸引更多海外機構參與A股投資,從而進一步拓寬人民幣在當地的投資范疇,推動人民幣被納入更多倫敦金融投資機構的儲備貨幣,加大它們的人民幣資產配置額度。早在2016年5月,中國選擇倫敦作為首支海外人民幣主權債券的發行地,價值人民幣30億元。“當時英國成為發達國家里最早發行以人民幣計價的國債,雖然額度并不是很大,但這對人民幣國際化是很大的支持。“阮青松表示。

英國為什么急需滬倫通? 

英國駐華貿易使節彭雅賢(Richard Burn)在滬出席陸家嘴論壇期間說,“倫敦擁有世界領先的經驗和專業知識,可與上海分享最佳實踐,助力上海發展為國際金融中心。”2018年,英中貿易總額達到創紀錄的685億英鎊。其中,服務出口量實現11%的增長,達到46億英鎊,英國出口中國的金融服務產品總額為3.32億英鎊。”在阮青松看來,上海與倫敦進一步合作,有利于上海未來建設更加排名靠前的國際金融中心城市。滬倫通可以實現境內居民投資境外品種的需求,發行CDR的企業既可參與境外市場,也勢必因此受到國內市場的青睞。在互聯互通中,國內市場亦可借鑒倫敦成熟的監管機制、運行模式和投資理念,對于未來建設更加開放、更具有影響力的國際金融中心城市有很大的幫助。

“當然,倫敦在與紐約的國際金融中心的競爭中,也需要來自中國的支持,這也是互利的過程。”他表示。

阮青松認為,特別是現在英國深受“脫歐”困擾,若“脫歐”發生,也會影響一部分資金甚至金融機構離開倫敦。通過加大與中國金融市場的合作,可以很好彌補“脫歐”帶來的損失和負面影響。

在阮青松看來,雙向互贏,有利于促進更多的中概股公司在倫敦上市交易;目前在海外上市的中概股中,納斯達克有147家,新加坡90余家,紐交所76多家,倫交所僅有11家。從數據上看,倫交所可謂相對弱勢,通過滬倫通的引入,未來倫交所將會吸引優質的中國上市公司在那里交易。

華泰證券成首家“A+H+G”上市券商  

華泰證券是首家按滬倫通業務規則登陸倫交所的中國公司,也成為第一家A+H+G上市的公司。

6月17日,華泰證券A股收盤報于19.45元/股,上漲0.88%;H股報于11.76港元/股,上漲1.55%。GDR在倫交所收報21.25美元,較發行價20.5美元上漲3.7%。

華泰證券董事長、總裁周易表示:“滬倫通實現了中國與歐洲市場的首次直接聯通,是中國資本市場改革的戰略組成部分。滬倫通使我們有機會進入全球最成熟、最有影響力的資本市場之一,并提供了GDR和A股之間的互換性。此次GDR的發行將支持我們進一步發展國際業務,擴大海外布局,提升公司在資本市場的地位,增強核心競爭力。”

作為“滬倫通”機制下的首單西向存托憑證,華泰證券GDR發行創下了近年來歐洲資本市場的多項紀錄——2017年以來英國市場規模最大的IPO、2013年以來全球存托憑證市場規模最大的IPO、同時也是2012年以來歐洲市場規模最大的純新股募資上市。

作為華泰證券GDR發行的牽頭主承銷商,摩根大通有關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在中國證監會、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上海證券交易所及倫敦證券交易所的大力協調下,在華泰證券高管團隊的領導下,公司于2019年啟動項目后以創紀錄的速度僅在35天內便順利實現發行上市。 

這樣一來,華泰證券成為首家同時于上海、倫敦及香港三地上市的中國(金融)企業。其成功發行上市,將為未來更多中國公司通過滬倫通機制登陸倫敦市場提供樣本。

摩根大通表示, 公司有信心在不久的將來通過滬倫通將更多中國優質的企業帶到英國這個國際化的資本市場。

編輯 | 謝    瑋

編審 | 張    偉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何穎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128期平特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