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別克打對折,標致“買一送一”

“國六”要來了,“國五”車壓力山大

5月23日,上海市汽車銷售行業協會發布《致各品牌汽車供應商的公開信》,要求所有品牌的汽車供應商立即停止向上海經銷商撥發非“國六b”排放標準的汽車。同時,呼吁上海市政府能給予庫存車三個月的緩沖期,希望廠家能主動積極配合回收,減輕滬上汽車經銷商的壓力。

p79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宋杰│上海報道

編輯:謝瑋

編審: 張偉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11期)

7月1日起,上海將直接實施“國六b”標準。屆時,所有銷售上牌的新車須符合“國六b”標準,這意味著,上海將全面禁售“國五”汽車。

“國六”全稱為“國家第六階段機動車污染物排放標準”,是我國在參考其他國家和地區排放標準體系的基礎上,結合自身發展實際、自主制定的排放標準體系。因其復雜性和難度均大于“歐六”標準,“國六”也被業內稱為“全球最嚴格”的排放標準。

根據有關規定,“國六”標準的實施分為a、b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從2020年7月1日起,不能銷售、注冊、上牌低于排放標準“國六a”的汽車。第二階段從2023年7月1日起,不能銷售、注冊、上牌低于排放標準“國六b”的汽車。上海等于提前了4年執行“史上最嚴排放國標”。

上海市環保部門表示,按上海每年新增輕型汽車約30萬輛計算,通過提前實施“國六b”排放標準,預計每年可減排氮氧化物2000噸、揮發性有機物1000噸。同時,國內主要車企已具備輕型汽車“國六b”車型的市場供應能力,而且全國也已全面供應“國六”標準的車用汽柴油。這都為提前實施“國六”排放標準提供了保障。

不過,本就不甚景氣的汽車市場,再加上提前實施的“國六b”標準,汽車經銷商們手里“國五”車庫存銷售壓力重重。5月23日,上海市汽車銷售行業協會發布《致各品牌汽車供應商的公開信》(下稱“《公開信》”),要求所有品牌的汽車供應商立即停止向上海經銷商撥發非“國六b”排放標準的汽車。同時,呼吁上海市政府能給予庫存車三個月的緩沖期,希望廠家能主動積極配合回收,減輕滬上汽車經銷商的壓力。

上海保守估計3萬輛“國五”車   主機廠對折內賣、經銷商虧本拋售

中國汽車流通協會發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4月汽車經銷商綜合庫存系數為2.0,同比上升20.5%,環比上升11%。

5月28日,上海市汽車銷售行業協會秘書長石國清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專訪時透露,經過調研,上海“國五”庫存車保守估計有3萬輛。仍有部分汽車主機廠發售“國五”車輛。

在石國清看來,主機廠也很無奈。“去年第四季度以來我國汽車銷量同比斷崖式下滑,今年1—4月的銷量也非常不好。對于上海來說,施行的是‘國六b’最高標準,‘國六b’車型的環保標準不是主機廠能夠通過簡單的做調整、測試加裝某些軟件就能達標的,目前在上海,經銷商承受的壓力是非常大的。”石國清說。

石國清指出,眼下,由于“國五”“國六”的切換日期臨近,準備買車的消費者也在持幣觀望。庫存車的價格就算非常低也不一定賣得出去。與此同時,主機廠自己也在通過員工通道發售“國五”庫存車,價格比品牌經銷商還低,這對整個市場的沖擊也非常大。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獲得的一份某車企“2019年5月員工購車方案”顯示,別克、凱迪拉克、雪佛蘭等品牌的“國五”車型多為6-7折銷售,其中低配版別克英朗員工內賣價將近對折。

而在另一份員工內賣方案中,記者看到,“國五”攬勝極光車款中,致動版市場價格(含稅)539800元,折扣后價格(含稅)313084元;智耀版市場價442800元,折后價格256824元。

“這價格幾乎是打到‘骨折’了。”一位經銷商告訴記者。

為了清空“國五”庫存車、盡快回籠資金,網上甚至傳出某東風標致經銷商推出“買一贈一”的促銷活動,購買一輛標致5008或標致4008即可獲贈一輛標致2008或標致301,網友們感嘆:“這樣賣車也真是拼了!”

根據《公開信》,上海2018年全年累計汽車銷量同比下降8.9%,今年1—4月累計汽車銷量同比下滑12%,且至今未出現轉暖的跡象,造成上海約七成的經銷商虧損。上海經銷商正以極低的價格在虧本銷售。

“還有一個月時間要銷售掉原有庫存,這是非常非常困難的。”石國清擔憂地說,“很多經銷商是靠汽車金融貸款的,持續惡化的庫存狀況使經銷商面臨著巨大的經營壓力和資金風險。”

石國清表示,平行進口汽車市場交易也會受到波及。“國外車輛排放標準都沒有中國高,由于車輛從報關、商檢到上牌過程漫長,要在看到‘通告’后,在規定的時間里完成相關流程是困難的。這對從事平行進口汽車交易的經銷商的影響非常大。”

二手車電商的日子也不好過。天天拍車COO張延偉分析認為,二手車直賣電商紛紛開展保賣業務,其高庫存、成交時間長的模式制約了車源的周轉。特別是一些大型二手車保賣電商,擁有大量的車源庫存,其價值將大幅度縮水,恐面臨巨大損失。

“江浙滬”包郵區都不能賣“國五”了 

 行業協會:再給3個月緩緩,可好?

石國清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國四”過渡到“國五”時,政府部門跟上海市汽車銷售行業協會有過溝通,對庫存的“國四”車輛進行報備,報備的車輛給予3個月的緩沖期。3個月內報備過的車輛可以開票上牌,令經銷商有時間繼續消化。此前,江蘇、浙江兩地都在實施“國四”轉“國五”,但是比上海晚,當時上海的一些“國四”車可以向周邊地區銷售。但這次江蘇、浙江也與上海同步實施“國六”排放,這就堵住了上海“國五”車的一條銷售渠道。

在上海市汽車經銷商行業協會寫給上海市政府《關于懇請市政府給予“國五”車輛上牌緩沖期的報告》中寫道:“懇請市委、市政府,在確保上海全面實施‘國六b’排放標準的同時,充分考慮目前汽車經銷商的困境,給予類似‘國四’轉‘國五’時的3個月上牌緩沖期,或者給予現有‘國五’庫存車輛信息備案等舉措,幫助汽車經銷商平穩度過‘國六’標準切換時期。”

石國清還代表行業協會呼吁主機廠通過回收經銷商手中的庫存,通過其自己的銷售網絡對還沒有實施“國六”標準的省市地區進行銷售。

“寶馬、奔馳、豐田主機廠對‘國五’‘國六’切換較早,表現得較好,但也有一些主機廠還在向經銷商壓量。協會對仍以執行合同、捆綁考核為名繼續強行壓庫存,并拒絕支持經銷商處置‘非國六’庫存車的供應商,將以適當的形式向社會公開。” 石國清說。

天風證券分析師鄧學認為,對車企而言,升級“國六”成本并不高,如果一切順利,晚些銷售“國六”車,可降低新增成本。但若“國五”車滯銷,則又會因為促銷“國五”車而有所損失,這種微妙平衡給車企經營帶來難度。“國五”之所以有滯銷可能,一方面因為汽車銷售本身有波動,另一方面消費者由于保值、改款等因素可能會傾向于“國六”車。經銷商夾在車企和消費者的雙重壓力中,讓這個系統成為不穩定的三方角力。他預計,4月到8月,“國五”切“國六”會是引起短期銷量波動的核心因素之一。

6月11日,石國清告訴記者,近期摸底統計發現,“國五”車庫存還剩三分之一左右,但時間已經不多了。“政府部門已經多次與我們溝通,協會將可能產生的后果匯報,是否有進一步政策出臺只能靜觀其變。目前來看,消耗庫存難度最大的是平行進口車。”


2019年第1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1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128期平特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