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廚房 > 正文

在位14年的“一把手”主動投案,上交所又連發14問| 漩渦中的云南城投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謝瑋 | 北京報道

1

視覺中國

自董事長許雷主動投案開始,云南城投置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云南城投”,600239.SH)就陷入了“樹欲靜而風不止”的境地。

5月24日晚間,云南省紀委監委發布消息,云南省城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云南城投集團”,云南城投母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許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主動投案,目前正在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2

消息一出, 引發市場各種猜測。業績低迷、“掌舵人”主動投案,再加上不漂亮的財報,云南城投陷入了輿論漩渦。

5月29日,上交所對云南城投下發《2018年年度報告的事后審核問詢函》,要求補充披露14個問題,涉及2018年的股權交易合理性、多筆應收款項難以收回、高利息費用、償債風險等多個方面。

面對監管層的追問,6月5日,云南城投回復稱,將加快項目開發周期,適時處置項目緩解資金壓力。

業績低迷,“扣非”后凈利潤多年虧損

云南城投集團官網顯示,云南城投集團是云南省國資委監管的省屬大型企業,截至2018年12月31日,集團總資產2924.73億元。云南城投集團也是云南城投的第一大股東,持股34.87%。

云南城投集團收入主要來自房地產開發、商業管理、物業服務、酒店運營等板塊。

目前,云南城投集團擁有兩家主板上市公司——云南城投和云南水務(06839.HK)。此外還有一家新三板公司——一乘股份有限公司,全資及控股40余家二級子公司。同時,集團是曲靖市商業銀行第一大股東、萊蒙國際集團有限公司流通股第一大股東、聞泰科技第二大股東。 

作為房地產開發主體的上市公司云南城投,其經營業績并不好看。

云南城投2018年年報顯示,公司營業收入為95.43 億元,同比下降33.69%;歸屬于股東的凈利潤4.91億元,同比上升86.13%。但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為-8.2億元,同比下滑了832.66%。

對于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大幅下滑,云南城投解釋稱,“公司對外轉讓大理滿江80%及七彩云南59.50%的股權,共實現投資收益18.07億元,并將其確認為非經常性損益。”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從云南城投的歷史數據分析,通過“非經常性損益”撐高利潤,從而避免虧損,此種操作并非云南城投首次。

財報顯示,2015—2017年,云南城投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2.8億元、2.4億元、2.6億元。而“扣非”之后,凈利潤分別降至-1.8億元、-3.6億元、1.1億元,僅在2017年盈利。

高速擴張后遺癥:債務壓頂

總資產近3000億的國企掌舵人“主動投案”,引發了市場各種猜測。

公開信息顯示,自云南城投集團2005年組建后,許雷便出任董事長,至其謝幕,擔任“一把手”時間長達14年。

2007年,作為房地產開發主體的云南城投借殼ST紅河,登陸資本市場,許雷任上市公司董事長。

2009年7月,云南城投公司更名為云南城投集團,升格為云南省國資委直接監管的省屬國企,許雷擔任集團首任董事長、黨委書記。

不過,在2014年11月,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通報稱,云南省紀委集中力量快審快結了3起干部選拔任用工作中的違紀案件。其中,給予沒有嚴格履行破格提拔推薦考察程序的云南城投集團董事長、黨委副書記許雷黨內警告處分。

14年間,云南城投集團總資產迅猛增長。總資產由234.44億元增長至2956.5億元,10年間增長了11.6倍。然而,集團總負債也大幅增長,負債總額由160.1億元增至2264.24億元,增長了13.14倍。

這期間,上市公司云南城投頻頻通過外延式收購實現高速擴張,屢有驚人之舉。

2016年11月,云南城投發布公告稱,擬收購中國銀泰、北京銀泰、寧波銀泰分別持有的天津銀潤、蒼南銀泰、杭州海威房地產等8家公司的部分股權,交易總成交金額為18.63億元。2018年,云南城投再次以25.88億元現金收購中國銀泰、北京銀泰、精英國際3家交易對方旗下的8家公司股權資產組成的資產包。

相比收購“銀泰系”項目前后花費的40多億元,另一項240億元大手筆收購引發了更大的爭議。

2017年11月,云南城投發布公告稱,公司擬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向云南城投集團及與鄧鴻、趙凱等6名股東購買其持有成都會展的100%股權,交易對價預計為240億元。

這在市場上引發了不小的質疑。2018年8月,云南城投收到證監會的反饋意見。針對云南城投的收購,證監會在發行價格調整機制、資金募集、收購目的、對賭協議等方面共提出了44個問題。對于這些追問,云南城投始終沒能給出回復。

2018年11月15日,云南城投宣布中止收購,理由是“募集配套資金的有關問題需進一步落實和完善。部分事項尚需與交易對方進一步協商。”

此外,云南城投集團近年來還收購海南會展、廣東云景旅游、昆明城海、七彩云南等多家公司的股權。

“買買買”令云南城投面臨高負債率和龐大利息支出雙重壓力。

數據顯示,云南城投的資產負債率居高不下。根據其業績報告,2014年至2017年,云南城投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85.22%、87.64%、89.22%、88.82%。

另一個隱患在于,由于資產負債率居高不下,大額利息支出逐漸侵蝕了公司利潤。數據顯示,2017年,云南城投的利息費用達17.59億元,是公司歸母凈利潤的6.66倍。2018年,利息費用18.06億元,是公司歸母凈利潤的3.68倍。

在這樣的壓力下,云南城投頻頻拋售“子公司股權或項目股權”,為企業輸血。

公開信息顯示,自2016年以來,云南城投持續出售旗下公司股權。2016年,云南城投轉讓云南城投晟發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60%股權。2017年,轉讓所持有的云南溫泉山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21%的股權及陜西安得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70%的股權。

2018年以來,云南城投又陸續出售了多家子公司股權,包括云南亞德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40%股權、昆明七彩公司59.5%股權、云南城投天堂島置業有限公司90%股權等等。

僅轉讓大理滿江康旅投資有限公司、昆明七彩云南城市建設投資有限公司的部分股權,就為上市公司帶來18.07億元的投資收益。

今年以來,云南城投仍在進行一系列股權處置。3月29日,云南城投公開掛牌轉讓天堂島置業90%股權,底價為36388萬元,受讓方須代天堂島置業償還欠公司的股東借款本息。5月13日,云南城投以4億元底價轉讓大理華茂地產33%股權。

就在董事長許雷被調查的當天,云南城投在云南產權交易所網站掛出云南尚博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29%股權交易公告,掛牌轉讓價格約7939萬元。

近百億資金缺口怎么填?

上交所在問詢函中指出,公司資產負債率較高、資金壓力較大、融資費用較高,并存在多筆應收款項難以收回的情形。

云南城投2018年年報顯示,其資產負債率為89.37%,同比上升0.55%;利息費用18.06億元,這對公司利潤產生重大影響。同時,去年末貨幣資金為26.71億元,同比下降49.92%;且考慮到2.80億元的短期借款和121.94億元的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后,存在98.03億元資金缺口。

如何解決資金問題和面臨的償債風險?

云南城投回應稱,公司2019年到期債務為124.7億元,其中包含投資者有回售選擇權的債券48.6億元,扣除具有回售選擇權的債券,公司2019年到期債務為76.1億元。公司將通過加快新項目開發及銷售進度,多營銷手段并用,加大公司存貨去化力度,并通過處置項目回籠資金;同時,積極與原債券持有人溝通,減少債券回售金額,充分關注資本市場動態,適時推進債券發行,通過銀行、保險等多渠道融資方式,確保公司債務償付安全。

云南城投還稱,公司通過調整經營策略,加快項目開發周期,將現有成熟的土地儲備轉換為可售存貨,營銷團隊通過引入不同銷售渠道,提高存貨去化率,為公司提供穩定的現金回流及開發收益。2018 年末公司可售貨值129.76億元,預計2019年新增達到預售條件的貨值138億元,這些可售貨值將為公司未來營業收入改善提供重要支撐。

云南城投還表示,“通過項目處置可為公司帶來現金回流,提升公司收益,減輕公司資金壓力。”

編輯 | 陳棟棟

編審 | 張   偉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何穎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128期平特肖